bet36信得过吗

【我与中医药征文展播】涂一世:岐黄路上多艰险 唯有勤学以避之

发布时间:2018-07-06来源:荆州市中医院

初入医门 五味杂陈


我的中医生涯不能算短。20多年前,我中专毕业后,由医院安排跟随本院一位老中医大夫侍诊,并在老先生的指导下自学中医基础理论。


我学西医出身,开始接触中医时,觉得中医理论晦涩难懂。但每当看到十里八乡的患者慕名来找师傅看病,师傅常能妙手回春,为他们解决疾苦,都让我坚定了学习的决心。


我先后拿到了湖北中医学院的中医大专函授和中医儿科专业硕士研究生文凭,从此才算一名正式的中医人。


初入医门,掌握了一定理论知识,便极其渴望在临床上实践。但找我看病的人寥寥无几,即便看过的病人,也是有效者少,无效者多,心中的挫败感让我焦虑、迷茫和困惑。


牛刀小试 惊喜万分


直到有一天,一个重症失眠的患者经我的诊治,获得了神奇的疗效,才让我重拾信心。


那是一个中年农村妇女,整日整夜睡不着觉,就诊时已是憔悴不堪。那时我恰好看到《陕西中医》杂志上有一篇文章,介绍上海名老中医颜德馨教授治疗失眠八法的经验,其中最后一法是“衡法”,就是说在常规疗法无效的情况下,可选择活血祛瘀法来治疗。我对病人和家属提议试试,家属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同意了。


我给患者开了血府逐瘀汤4副,在忐忑中等待了一个星期,患者没来复诊。我心有不甘,这个患者到底怎么样了?那天下班后,我骑着自行车去家访。一路问到她家,只见门口一个农妇在干活,这不正是那个患者吗?她告诉我,喝第一副药后当晚能稍微睡一会,4副药喝完已能安然入睡,因家务事繁忙,就没去医院复诊。


听到这个消息,我激动不已,比患者自己还要高兴。


重温经典 曲径通幽


随着经验的丰富,找我看病的人越来越多,但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正如古人说的:“人之所病,病病多;医之所病,病方少”。就是说,病人感到痛苦的是病多又复杂,医生感到头疼的是治病方法少。当用常法无法治愈疾病时,当另辟蹊径,曲径通幽处,或许可以找到治病的法宝。


前不久,我接诊了一个小患者。就诊时,患儿不停地发出犬吠样咳嗽声,但不发热。按以前的思路,我给患儿开出了2剂宣肺开闭、疏风止咳的中药,同时进行雾化吸入治疗。第二天复诊,患儿咳嗽没有丝毫缓解。我建议家长输液治疗,但家长坚持请我用中医治疗。我评估患儿病情,尚没有呼吸困难的危险状态,经过再次仔细询问症状,患儿说咳得难受,不想吃东西,已经几天没有解大便了。这一番话让我猛然想起了《金匮要略》里大柴胡汤证的条文:“按之心下满痛者,此为实也,当下之,宜大柴胡汤”。 我摸了膜他的肚子,上腹部硬梆梆的,有点微疼,正符合该方证的应用要点。用大柴胡汤治咳嗽,教科书里没有讲,我以前也从来没有用过。但中医讲究“有是证,用是药”。于是,我给孩子开了1剂大柴胡汤,嘱煎好后每2小时喝一次,如果当天不缓解,明天必须住院治疗。第二天,家长带孩子来复诊,诉昨日服药后,咳嗽减轻了,按原方再开2副药。第四天,患儿再次复诊,已基本痊愈。


这个病例对我触动很大,让我再一次体会到了祖国医学的博大精深。近年来,我用经方治好了不少疑难病证。如:以小青龙汤治愈咳吐大量稀痰的慢性咳嗽、甘麦大枣汤合温胆汤治愈小儿夜游症、桂枝加葛根汤治愈历时五年的汗证伴肩背痛等。


中医学之所以被称为文化瑰宝,正是因为有确切的疗效,并经得起重复、经得起检验的。尤其是《伤寒论》、《金匮要略》等中医经典着作,和历代医家对经典着作的解读和应用体会,都需反复研读,大胆实践。古方不仅能治古人的病,也能治疗现代病;不仅能治慢性病,也能治疗急性病。纵然病有千万种,但总离不开症状和体征,中医的优势就在于辨证施治,注重体质辨识,注重从个体差异中找共性,以不变应万变,才能创造出一个个疗效传奇。


学经典,用经方,不断加深对经方的理解,才是提高临床疗效的不二法门。


作者简介:涂一世,副主任医师。擅长用中药经方治疗小儿肺系疾病如支气管肺炎、儿童哮喘、过敏性鼻炎,鼻窦炎、反复呼吸道感染、慢性扁桃体炎、腺样体肥大以及脾胃系疾病如小儿厌食症、功能性消化不良、便秘,再发性腹痛,过敏性紫癫,抽动症等亦有较丰富经验。

 
 
湖北省荆州市中医医院 版权所有
中国-湖北荆州市江津东路172号 邮编:434000 电子邮箱 :jzszyyy_xxk@163.com 联系电话:0716-8126310 0716-8126912 鄂公网安备 42100202000055号